Banner
RSS

外公,我信守了諾言,我把媽媽照顧得很好

文章來源:藝派電子書 作者:網絡 時間:2018-06-19 15:03 閱讀次數:

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G組首輪,比利時3-0巴拿馬,賽后最佳球員——羅梅盧-盧卡庫。



我依舊清楚記得家里破產的那個時刻。我依舊記得我的母親在冰箱旁惆悵的那幅畫面,當時她臉上的表情我忘不了。


我當時只有6歲,每天中午學校休息的時候,我都會回到家里吃中飯。基本上每一天,我的母親都會為我準備相同的食譜:牛奶和面包。


當你還是個孩子的時候,你甚至不會去想這是為什么。現在回想起來,也許那就是我們家當時唯一能負擔得起的事物了。


之后有一天我回到家里,像往常一樣走進了廚房,我看到了母親如往常那個一樣,從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。


但是這一次,她好像把什么東西混了進去。她用力地搖了一搖,你們懂嗎?我不明白當時發生了什么事情。隨后她把我的午飯遞到我手里。她微笑著,裝作一切都很好的樣子。但我立刻意識到事情有哪里不太對勁。


她把水混到了牛奶里。我們家沒有足夠的錢來承擔一整周的生活了。我們破產了。不僅僅是貧窮,我們已經到了那種身無分文的程度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我的父親是一名職業足球運動員,但當他結束自己職業生涯的時候,錢卻也消失不見了。


首先消失的東西是有線電視。隨后家里沒有球了。沒有《Match of the Day》(BBC直播節目)了,家里的信號被掐斷了。


之后我晚上回到家里的時候,我發現家里的燈也不亮了。我們家曾經有2到3周停電的情況。


我想要洗個澡,我發現家里的熱水也沒了。我的母親會給我在爐子上燒好熱水,我站在浴室里,她用一個杯子盛著溫熱的水從我的頭上往下淋。


甚至有那么幾次,我的母親不得不從街角的面包店去“借面包”。面包師認識我和我的弟弟,所以他允許母親每周一拿走一條面包,周五再把錢還給他們。


我知道我們的生活已經陷入了掙扎,但當母親把水混進牛奶的那一刻,我才開始意識到這一切都完蛋了。你們懂我的意思嗎?這就是我們的生活。




我當時一句抱怨的話也沒有,我不想要給母親任何的壓力。我只是靜靜地吃完了午餐。


但那一天我向上帝發誓,我對自己許下了一個諾言。就好像有人打了一個響指,我的幻想也隨之全都破滅。我清楚自己必須要做些什么,我知道未來的下一步應該怎么做。


我真的不能看著我的母親像這樣生活,不、不、不,我完全無法忍受這樣的感覺。

足球世界里,人們總愛談論精神力量的問題。


好吧,我想說我是你們見過在這方面最強大的運動員了。因為我依舊記得,我和自己的弟弟與母親一同坐在黑暗中,祈禱、思考、并且深信......我將會變得很強大。


我始終信守自己對自己的諾言。但自從那次之后,有些日子當我放學回家,發現自己的母親在哭泣。


所以終于有一天我告訴她:“媽媽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你會看到生活的變化的,我將要去安德萊赫特踢球了,這樣的事情很快就會發生的。我們會過得很好的,你不用再擔心生活的問題了。”


我當時只有6歲。





我問自己的父親:“你是多少歲開始踢職業足球的?”


他說:“16歲的時候。”


我說:“好吧,16歲。”


有些事情遲早會發生,也許只是時機的問題。


讓我來告訴你們一些事情吧。我參加的每一場比賽,我都將其視作為決賽。當我在公園里踢球的時候,我將那視作為一場決賽。當我在幼兒園休息的時候也是如此。我太較真了。過去我每一次射門的時候都恨不得要把球皮踢飛出來,我的射門全都是大力抽射轟門。


那時候我們沒有R1鍵(加速),沒有巧射,我沒有新的FIFA游戲可以玩,我也沒有PS4游戲機。我每一次踢球的時候,我可不是在玩足球,我正在嘗試著殺了你們。


當我開始長高的時候,有一些家長還有老師開始刁難我了。我永遠不會忘記有一次一個成年人朝我喊:“嘿,你多大了?你哪一年出生的?”


而我通常是,什么?你是不是在開玩笑,這樣的一副面孔。


當我11歲的時候,我開始在利爾斯體育的青年隊踢球,而其中一位家長甚至要阻止我出場比賽。他說:“這個孩子多大了?他的身份證在哪里?他來自哪里?”


我當時想,我來自于哪里?這話是什么意思?我出生于安特衛普,我是一個比利時人啊。


我的爸爸不在那里,因為他沒有車子,沒辦法來看我的客場比賽。我獨自一人,我必須保護自己。我跑到場邊,拿出了我的身份證,然后展示給所有來這里看球的父母來看,他們互相傳閱著檢查,我依舊記得當時我那種熱血涌上心頭的感覺.......


我想:“嗯,我現在開始要殺了你的兒子。我本來已經準備好要殺了他了,但現在我要徹底地摧毀他。你開車帶自己孩子回家的時候,會一直聽到自己孩子的哭聲的。”


我當時想要成為比利時歷史上最出色的球員。那就是我的目標,不是優秀,也不是偉大,而是最出色的。


我帶著極大的怒火踢比賽,這其中有很多原因......或許是因為我們的公寓里四處可見的飛奔的老鼠...因為我沒辦法觀看歐冠比賽...因為其他家長區別對待我的方式。


我當時背負著任務。





當我12歲的時候,我已經在34場比賽中打進了76個進球。


這些球我都是穿著自己的父親的球鞋打進的。當我們鞋碼變得一樣的時候,我們就會開始共用球鞋了。


有一天我打電話給自己的外公,也就是我母親的父親。他是我生命當中最為重要的人之一。他也是我和剛果聯系唯一的方式。我的父母都來自于剛果。


有一天我和自己的外公通電話:“是的,我踢的非常出色。我已經打進了76個進球,而我們也贏得了聯賽,還有一些大球隊都開始注意到我了。”


而通常情況下,他總是想要和我談論關于足球方面的事情,但這一次我們的通話過程有些奇怪,他說:“嗯,是的,羅梅烏,你干得太出色了。但是你能幫我個忙嗎?”


我說:“好啊,是什么呢?”


他說:“你能幫我照顧下我的女兒嗎,拜托了。”


我記得自己當時感到非常困惑。我大概在想:外公他在說什么啊?


我說:“媽媽?嗯,我們過得還不錯,我們蠻好的啊。”


外公說:“不,答應我。你能向我保證嗎?只是照顧好我的女兒,為了我照顧好我的女兒可以嗎?”


我說:“好的,外公。我會做到的,我向你保證。”


五天之后,我的外公去世了。之后我終于明白了他那番話的真正含義。


每當我想起這件事情的時候,我都會覺得非常難過,因為我只是希望他可以再活4年的時間,我希望他看到我為安德萊赫特踢球的樣子,我想要讓他看到我信守承諾,你們懂嗎?我想讓他看到,真的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


我告訴我的母親,在我16歲的時候我會兌現自己的諾言的。


我晚了11天的時間。


2009年的5月24日。


那是一場比甲附加賽的決賽比賽,安德萊赫特對陣標準列日隊。




那是我人生當中最為瘋狂的一天了。但我們必須把時間的指針往回撥一段時間。賽季剛開始的時候,我只是在安德萊赫特的U19梯隊效力,而教練也總是讓我從替補席上出場。


當時的情況下,我很自然而然地開始想:“如果我始終坐在U19梯隊的替補席上,我怎么可能在16歲的時候就簽下我的第一份球員合同呢?”


所以我跟我們的教練打了一個賭。


我告訴他:“我向你保證一些事情,如果你派我出場,到了12月份的時候,我就會打進25個進球的。”


他大笑著,以那種嘲笑的口吻。


我說:“讓我們打個賭。”


他說:“好吧,但如果你到12月份的時候沒辦法打進25個進球的話,你就要乖乖地坐在替補席上。”


我說:“沒問題,但如果我贏了的話,你要每天都去清理球員們前往訓練場坐的小車。”


他說:“好啊,成交。”


我說:“還有一件事情,你得每天都為我們做一些烙餅。”


他說:“好的,沒問題。”


這可能是這個男人下過最愚蠢的賭注了。


到了11月份的時候,我就已經完成了25個進球的任務。圣誕節之前,我們吃到了烙餅。


這是一個教訓,你總不能老是派一名餓著肚子的球員出場比賽。




5月13日的時候,也就是我生日當天我和安德萊赫特簽下了自己的第一份職業合同。走出俱樂部的大門,我立刻去商場買了最新的FIFA游戲、游戲主機和套裝。那當時已經是賽季結束的時候了,我當時回到家覺得沒什么事情可以做。


但當時的比利時聯賽是非常瘋狂的,那個賽季快要結束的時候,標準列日和安德萊赫特的積分相同。所以雙方將會通過兩回合的附加賽來決定最終的聯賽冠軍歸屬。


在第一回合的比賽,我依舊在家里像一個小球迷那樣通過電視機觀看俱樂部的比賽。


不過在次回合比賽開始的前一天,我接到了預備隊教練的電話。


“你好?”


“你好,羅梅,你現在在干什么?”


“我要去公園踢會球。”


“不,不,不,不,快去收拾好行李。趕緊的。”


“什么?你要我做什么啊?”


“不,不,不,你得趕緊來體育場。一線隊現在就需要你。”


“什么?我?!”


“是的...你,趕緊過來。”


我當時立刻沖進了我爸爸的房間,說:“Yo!趕緊抬起你的屁股,我們要走了,伙計!”


他當時的反應是:“什么?去那里啊?”


我當時和他說:“安德萊赫特,大佬!”


我從未忘記我走進球場的感覺,我沖進了球隊的更衣室,然后裝備管理員告訴我:“好吧,孩子,你想要哪個號碼?”


我直截了當地說:“給我10號球衣。”


哈哈哈哈哈!我當時不知天高地厚。我太年輕了,我覺得自己無所畏懼。


裝備管理員告訴我:“青訓球員的號碼必須要30號以上才行。”


我說:“好吧,3+6=9,這是一個很棒的數字,要不,你給我36號球衣吧。”





那個酒店的夜晚,我記得當時一線隊的老將們讓我們在晚餐的時候唱一首歌,我甚至記不清我選了哪一首歌,我當時整個人都要興奮地暈過去了。


第二天早上,我的朋友一如往常敲開了我家的房門,他們問我想不想一起出去踢球,而我的媽媽告訴他們:“他出去踢比賽了。”


我的朋友們問:“去哪里踢比賽了?”


她說:“一場決賽。”


我們登上了前往體育場的大巴,每一名球員都穿著酷酷的西裝走進球場。除了我,當時我穿著一身非常糟糕的運動服,而所有的電視轉播鏡頭都對準了我。大巴車距離更衣室大概有300米左右的距離,一般來說三分鐘就可以走到。


我剛踏進更衣室,我的電話就開始“炸了”。大家都在電視機上看到了我。我在三分鐘之內收到了足足25條短信。我的朋友們簡直都要瘋了。


“伙計?!你參加的是這場比賽?”


“羅梅,發生了什么?你為什么出現在了電視上?”


我只給自己關系最好的一個朋友回了短訊,我說:“兄弟,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會出戰這場比賽。我不知道會發生什么,你就好好在家里看電視吧。”


在比賽的第63分鐘,教練讓我替換登場。


我在年僅16歲又11天的情況下完成了安德萊赫特的首秀。


那一天我們最終輸掉了那場比賽,不過我整個人都要開心得上天了。我兌現了自己對母親以及外公的承諾,就在那個時刻,我開始意識到,我們未來的生活會好起來的。




之后那個賽季,我依舊在完成自己高中的最后一年學業,同時我還在踢歐羅巴聯賽。當時我不得不背著一個大書包去學校,以便下午放學的時候可以趕上俱樂部的航班。


我們以巨大的優勢拿到了那個賽季的冠軍。在年度非洲裔最佳球員的評選中,我排在了第二的位置。這一切...如此瘋狂。


我真的期待著這一切的發生,但卻從未想到會發生的如此之快。突然之間,媒體們開始為我造勢,并且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。國家隊更是如此。但不管是什么樣的原因,我當時在比利時就是沒辦法踢好比賽,這一切都沒有奏效。


但,好吧。我當時只有17!18!19歲啊!


當事情進展順利的時候,我讀比利時報紙上的文章,他們稱我為羅梅盧-盧卡庫,比利時前鋒。


當事情進展不順利的時候,他們稱我為羅梅盧-盧卡庫,比利時前鋒,剛果裔。


如果你們不喜歡我踢球的方式,那沒關系。但我出生在這里。我在安特衛普、利亞斯、布魯塞爾長大。我始終夢想著為安德萊赫特效力。我渴望成為文森特-孔帕尼那樣的球星。


我可以用法語作為開頭,用荷蘭語結束對話,我還會說一些西班牙語、葡萄牙語,甚至是林加拉語(剛果的語言),這取決于我和我們的社區里的誰進行交流。


我是比利時人。


我們都是比利時人。而這正是這個國家的酷炫之處,不是嗎?





我不知道為什么國內一些人希望看到我失敗。我真的不明白,當我前往切爾西,沒有出場機會的時候,我聽到他們在嘲笑我。當我租借加盟西布朗的時候,我也聽到他們在嘲笑我。


但這很酷啊。在我的母親往牛奶里摻水的時候,他們沒有和我在一起。如果你們沒有體驗過我小時候的那種生活,那么你們就沒辦法真正地理解我們。


你們知道最有趣的是什么嗎?我錯過了10年的歐冠聯賽轉播。原因是我們買不起電視機。我會上學,而所有的孩子們都會談論歐冠決賽的比賽,但我卻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。我還記得2002年的歐冠決賽,皇馬對陣勒沃庫森的比賽結束后,每個人都在談論:“哇哦,那個進球!天外飛仙!我的天哪。”


我必須假裝自己可以聽懂他們說的話。


直到兩周之后,我們上電腦課,我的一位朋友通過互聯網下載了那個視頻,我終于看到了齊達內那記驚世駭俗的左腳凌空射門。


那一年夏天,我去了朋友家,這樣我就可以觀看世界杯決賽羅納爾多的神級表現。而對于我來說,這屆賽事的其他比賽的故事,我都是聽過學校里同學們口中的講述才知道的。


哈!我記得2002年的時候,我的球鞋上破了一個洞,一個很大的洞。


想不到12年之后,我就參加了世界杯的比賽。


現在我又要在世界杯大賽上登場了,這一次我的弟弟也將和我并肩作戰。兩個孩子,出生于同樣的環境,一棟房子,我們都熬過了難關。


你們知道什么嗎?我將會在這屆大賽上享受歡樂。由于壓力和戲劇性,人生苦短。但人們可以說任何關于我們的球隊以及我的故事。




伙計們,聽著,當我們都還是孩子的時候,我們甚至沒辦法通過BBC的直播觀看亨利踢球。但現在,我們每天都和他在國家隊一起訓練。我站在傳奇的身前,而他傳授給我過往大賽中他獲得成功的秘訣。


亨利可能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比我看過更多比賽的人了。我們會談天說地,我們甚至會坐在一起,聊聊德乙聯賽的那些事情。


我說:“蒂埃里,你看到過杜塞爾多夫的陣容嗎?”


他說:“別犯傻。是的,我肯定知道啊。”


對于我來說,這可能是世界上最酷的時期了。


我只是,真的,真的非常希望我的外公也能見證這些事情。


我說的不是英超。


不是曼聯


不是歐冠


不是世界杯


那都不是我想說的。我只是希望他可以看到我們現在的生活。我真的很希望可以再給他打一個電話,我希望讓他知道......


“看到了嗎?我告訴你。你的女兒現在的生活很好。現在我們的公寓里沒有老鼠了,我們也不用睡在地板上了。我們沒有生活的壓力了。我們現在過得很好。真的很好...”


...現在他們再也不會來檢查我的身份證了。他們全都知道我的名字了。

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上一篇:2018 新年快樂!
下一篇:沒有了
3d定位投注价格表